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阿鲁科尔沁印象之三:体验传统游牧的最佳选择

  人民网6月19日讯 内蒙古阿鲁科尔沁蒙古族游牧系统以蒙古族传统的“逐水草而居,食肉饮酪”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为特征,游牧系统内的三要素牧民牲畜草原(河流)之间形成了天然的相互依存和相互制约的关系。

  蒙古族游牧民是天然的环境保护主义者,他们把草原、河流、山川视若自己的生身父母,心中充满爱戴与敬仰;他们把牛、羊、马当成自己生产和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终身伴侣,与其结成了天然的共同体。世世代代,蒙古游牧民族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和谐共处,不仅保持了古老的游牧文明,也保护了当时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蒙古族游牧生产方式所蕴含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先进理念,对于我们现代生产技术条件下的农业和牧业发展,依然具有极其宝贵的启迪和借鉴作用。

  阿鲁科尔沁文字记载和文物佐证的游牧历史有5000多年。早在新石器时期,人类就在这里从事狩猎和游牧生产活动,先后属东胡、匈奴、乌桓、鲜卑游牧狩猎地。后历经辽、金、元至明、清皆为游牧民族栖息地。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蒙古族一部迁徙游牧于此,始名阿鲁科尔沁部。

  这里巍峨的大兴安岭、广袤的草原、密布的河流、南部与农耕地区紧密接壤等基本生态和地理要素有机组合,满足了理想的游牧系统所应具备的最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草原与河流为游牧活动提供一年四季充足肥美的水草资源;森林与山地不仅为游牧民提供制作勒勒车、蒙古包、马鞍等生产生活用具的优良木材,还是牧民们冬春、夏秋之间南北迁徙的天然界限,它阻挡了长驱直入的西伯利亚寒流,为牧民冬春劳作提供了适宜的向阳背风的活动空间;邻近农区,便于通过互市贸易获得在牧区无法生产制造的粮食、日常用品和工业用品。特别是山北500万亩草场没有承包到户,没有因为建设草围栏、草库伦导致草场碎块化、隔离化。正因为具备了上述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使得这里的游牧生产方式能够历久不衰,成为内蒙古自治区难得一见的原汁原味地保留着蒙古族游牧生产生活方式的一块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

  阿鲁科尔沁旗沃野千里,山川秀丽,水草肥美。这里有巍峨雄伟的崇山峻岭,有茫茫无际的原始草地;有分布点缀的河流湖泊,有雄浑博大的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更是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独特游牧景观。

  遗产地整体范围是蒙古高原与东北平原、森林与草原、华北植物区系与东北植物区系过渡的典型地段,有森林、灌丛、草原、湿地等多样的生态系统。承担着保护大兴安岭南麓山地典型的过渡带森林—草原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保护西辽河源头的重要湿地生态系统;保护栖息于该生态系统中的野生马鹿(东北亚种)种群;保护国家重点保护鸟类大鸨、黑鹳及其它珍稀濒危鸟类的繁殖地等重要功能。初步科学考察证实,区域范围内有7个植被型、33个群系;有苔鲜植物132种、蕨类植物10种、种子植物700种。本地牧草种类多样,拥有紫花苜蓿、天蓝苜蓿、羊草、冰草、隐子草等多种优良牧草。

  阿鲁科尔沁旗是传统草原畜牧业大旗,家畜品种丰富多样,其中主要传统品种有西门塔尔牛、蒙古绵羊、昭乌达肉羊、罕山白绒山羊、蒙古马、驴等。经过长期进化和适应,已经形成了以牛羊马为主要牲畜品种的传统草原游牧生态系统,其在本地畜牧业生产中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优势。

  历经世世代代的传承和发展,传统蒙古族游牧生产过程中选育良种、接羔保育、分群放养、大小牲畜结构合理搭配等环节都蕴含着科学实用的生产经验、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朴素思想。这些可行的方法与天人合一的传统理念延续到当代,就是现代农业生产中所推崇的保护生态与自然、发展有机与绿色食品等成果。

  阿鲁科尔沁蒙古族游牧系统在保持其传统生产技术和保护生态、爱护自然的理念基础上,逐渐融合现代畜牧业生产技术,特别是通过牛群良种引进及人工授精技术,羊群的提纯复壮技术,天然草场保护、人工草场建设、青储饲料种植,以及暖棚、暖圈建设等一整套措施的实行,逐渐破除了传统游牧业过于依赖自然条件,牲畜生长过程中难以回避的“夏肥、秋壮、冬瘦、春死”的生命周期魔咒。使得传统游牧系统在保持其核心价值观—“天人合一”的基础上,进一步融入现代科技元素,提高了系统的开放性与可持续性,最终也保证“阿鲁科尔沁蒙古族游牧系统”能够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更新、传承并且历久弥新。

  在长期的游牧生产实践中,阿鲁科尔沁人民创造了富有民族特色的游牧文化。当地牧民世世代代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养成了吃苦耐劳、性情豪放、热情好客、热爱生活、爱护家畜的性格特点。牧民们放牧途中经过敖包,或者每逢年节,都要祭祀敖包,绕行3圈,敬上奶食、美酒,跪拜祈福,以此表达对大自然慷慨恩赐的深深感激之情。每到夏季的那达慕大会,牧民们汇聚一堂,高歌赞美上苍,美食祭祀敖包,5分pk10,诵经祈福。大家开怀畅饮,品尝美食。骑马、摔跤、射箭的“好汉三赛”,把这些活动推向了高潮。

  当地奶食品的制作和加工很有特色,肉食、奶食、炒米和荞面是牧民的主要饮食,当地的酸牛奶、乌日莫(黄油半成品)、奶豆腐、额吉格奶豆腐和黄油都有多种使用方法。另外,当地的服饰习俗也都独具特色。而在游牧生产生活基础上形成的手工制作技艺,如勒勒车等,一直沿用至今。

  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意义上的游牧文化已经受到农耕文明、当代商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影响,全球气候变化和大面积耕地开垦导致草原生态系统退化,传统的游牧产业对人们的生产与生活而言甚至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定居开始代替游牧,与之密切相关的生产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这对于游牧畜牧业和游牧文化而言,是一种严峻的生存挑战。阿鲁科尔沁蒙古族游牧系统已受到濒临灭绝的威胁,加快保护该系统迫在眉睫。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5分pk10平台【真.168】 版权所有 5分pk10保留一切权力!